我們這一代|Teach For Taiwan畢業季

每年暑假,是畢業生紛紛離開校園的季節,同時也是完成Teach For Taiwan(以下簡稱TFT)兩年全職教學計畫的「老師」要從兩年計畫中畢業,成為「校友」的時刻。

去年此刻,TFT第一屆9位老師完成兩年計劃,TFT也舉辦成立三年以來第一次的成果特展《你拿幸運做什麼》,試問當人們相對擁有選擇權時,「我想拿這份幸運,做什麼事情?」(延伸閱讀:劉安婷成大畢業致詞全文:「找一處值得耕耘的地方,種下你的幸運。」

相隔一年,TFT第二屆的19位老師成為校友,即使前方的道路不盡相同,校友們仍懷抱著兩年前加入TFT的初衷繼續啟航,到各個領域發揮各自的影響力。在這個時間點,TFT期許校友們勇敢面對不容易的挑戰,也邀請更多人一起加入改變的行列,在克服挑戰的路上同行。

只有參與才能讓改變真正發生。

「 我們這一代 」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有一份使命,而我們這一代的樣子就取決於我們怎麼實踐使命。但你或許可以從以下這些人們身上找出我們這一代慢慢在醞釀的改變。在改變的路上,沒有人應該是孤帆,已經有不少人先行一步,一起看看他們的使命為何,他們嚮往的未來如何。 點入以下圖片,看看他們怎麼說吧!

雜學校

雜學校|蘇仰志(地瓜老師)

身為亞洲最大的新創教育策展,雜學校匯集了體制內外各式的教育改革者,鼓勵大家廣泛探索自己的興趣、跨領域學習,創造更多的可能性。創辦人蘇仰志是這麼說的,想給1-99歲的每一個人一個機會,去體驗教育的各種學習路徑與可能性。「雜學,是一股年輕世代的力量,是面對未來最重要的能力!」時代快速更迭中,我們需要在學習上三心二意,賦予自己擁有三頭六臂的能力;並且從雜學的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找到屬於自己的熱忱與幸福。

我們這一代是一個充滿機會也非常幸運的時代

我們這一代是一個充滿機會也非常幸運的時代,因為我們現在踩在一個歷史上的斷點叫做Internet,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運用自己的力量去做出改變,我們這一代其實也必須要做出一點不太一樣的事情,幫助更多的人還有這個社會。

教育就是學你想學,學你想成為

教育其實跟每一個人出身的獨特性一樣,它應該是要讓每一個人可以找到那個更好的自己,有勇氣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教育其實也就像是雜學校說的:「學你想學,學你想成為。」這句話大概要回到兩千多年前孔子說的「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找到更好的自己,你就可以幫助更多更多的人。那教育應該長什麼樣子呢?我希望教育不會發生在某個固定場所,它應該是在每個角落,對應著七十幾億種方式,因為地球上有七十幾億的人口。

我希望給下一代一個希望

我有一個夢,我一直很希望給下一代一個希望,這個希望是只要你做自己熱愛的事情,都可以發光發熱。你會非常投入在自己做的事情上面,也因為有希望,你會更有勇氣去嘗試一些不敢做的事情,當你跨出那一步的時候,你就會有很多的學習跟更多的自信,改變也才會發生。

美感細胞

美感細胞|陳慕天、林宗諺、張柏韋

有感於台灣教育長期對於美學的不重視,三位交大畢業生於 2013 年發起「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計畫」,期望藉由全臺孩子都必須長期接觸的媒介──課本開始,進行全新的設計與排版,將美感融入教育之中,掀起一場美感的革命。而此計畫帶來的影響,不只是美感的養成,更是在為臺灣的教育注入新的希望與能量,並開啟了孩子們的想像空間,激發更多元的思考。期盼這些思考,能夠為臺灣創造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未來。

我們這一代是找尋的一代

身為這世代一員,我覺得我們有很重要的使命,是去探索、找尋人生的價值,如何把自己的生命發揮到最大價值,找到自己所喜歡的事物,然後認真去發展。這是我們這一世代最重要的任務, 因為這樣子的一個精神,會不斷地傳承下去, 而我們就是在建立在一個迷惘世代中,新的一個典範,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刻,也期待我們這一個世代,可以找到自己的一條道路。

教育是一種認識自己的過程

教育是一種認識自己的過程,在這個時代我們有很多資源,有很多線上的平台,或是我們從網路上可以找到非常多非常多教會我們東西的管道,可是我們都還是一直需要教育,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還是需要透過這個過程之中,認識自己要什麼,想了解什麼。我相信在未來,教育所擔負的責任是讓每一個人成為更好的人,他可能會很理解自己需要或喜歡的東西。有了目標之後,在這個時代,他有辦法找到自己所想要的資源,可以成就每個不同樣式的成功,不同的風景。

希望留給孩子一個勇敢做選擇的未來

做美感細胞這麼一陣子之後,我們期待給下一代的東西並不是一個標準答案,因為時代會變,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我們由衷的希望可以讓他們擁有一個更多選擇,並且有自信作選擇的未來。很多時候我們所理解的現狀不⼀定在未來會是同樣的東西,可是我們有沒有辦法找到我們自己所喜歡的,或是相信我們所選擇的,才會真正影響下一代的未來,所以我們希望留給孩子一個勇敢做選擇的未來。

ONE-FORTY

One-Forty|陳凱翔、吳致寧

「Make Every Migrant’s Journey Worthy and Inspiring!」移工在文化、語言上的不合甚至是法規上對他們的不友善,常常導致社會對他們有所誤解,或是即便權利受到壓迫,他們的身份有時也難以讓他們找到管道解決,而回國後,可能也因為在台灣工作的時候,也沒學到東西,導致回國後的處境更加窘迫。而one-forty便是希望這些移工不只能在台灣期間累積一定的實用知識,讓他們回國還可以創造更好的生活之外,也定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希望透過活動,讓移工跟台灣人有更多交流,更多同理,進而打造一個對移工更友善的社會。

我們這一代是溝通的一代

我們這一代是溝通的一代,因為在我們社會上有很多來自不同族群、不同年紀的⼈,他們有不同的價值觀或是想法,我們這一代就是試著⽤不同的切入點或是溝通的⽅式,讓彼此可以互相了解,然後同理對⽅,一起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教育就是帶著孩⼦去建⽴⾃⼰的世界觀

我覺得教育就是帶著孩⼦去建立自己的世界觀,因為教育可以讓我們去看⾒世界不同的樣貌,認識這個世界正在發⽣的事情跟問題,然後去感受我們要在這個世界上扮演怎麼樣的角⾊,把⾃⼰放在怎麼樣的位置。

TFT教師|文國士

TFT第二屆教師|文國士

畢業於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過去是補教名師。出身於弱勢家庭,成長路上讓他深知弱勢不單單反應在物質生活的匱乏及支持網絡的短缺,更讓人揪心的影響體現在心靈的脆弱,以及外顯的叛逆或靜默,最終錯失從斑剝學涯中翻轉蛻變的契機。文國士很感激曾經遇見好老師,在生命影響生命的奇遇中脫胎換骨。如何複製這段感動,成為對弱勢學生有影響力的老師,一直以來都是文國士內心最深層的感召,因此我希望透過TFT的計畫,兌現自己對於教育的使命。

我們這一代是需要很多感動故事的一代

我們是需要很多感動故事的一代,因為好像越來越多人在不公不義的事情裡面看到自己想要使力的地⽅,可是我覺得從你只是看,一直到你選擇進入一個議題,甚至可以常駐在那個議題裡面,這過程裡面需要好多好多感動的故事。那個故事可以讓你記住你的初衷,那個故事可以在你低潮或徬徨的時候牽住你,讓你縱使會沮喪,但始終不會放棄動⼒。所以我覺得不管⼤家關⼼的是什麼議題,在自己關⼼事情的事情裡面,都很需要感動人的故事,讓自己跟旁邊的人有那樣的能量可以⾛下去。

教育就是學⽣陪老師建立學⽣自己的價值觀

我覺得教育就是老師陪學生建立自己的價值觀,建⽴他自己的信念,然後慢慢地,學⽣因為⽼師的協助,真的建⽴自己的價值觀。到最後,學生可以因著自己的價值觀跟信念做出他自己認為值得做的選擇。我覺得這是教育。

TFT教師|夏于涵

TFT第二屆教師|夏于涵

畢業於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在偏鄉學校的服務與深入的走訪學生家庭後,深刻體會到其中困難與挑戰,諸如師資的高流動率、有六成學生來自弱勢家庭,缺乏家庭關愛和家庭教育,而畏懼學習、對自己沒有信心。目睹現狀,夏于涵決定繼續留下來陪伴這些孩子一起面對解決各種難題,期望能帶領孩子找到未來人生方向,甚至一起為正面臨產業凋零、人口老化的偏鄉社區注入一股希望之流。

我們這一代是很願意看⾒社會需要的一代

我們這一代是很願意看⾒社會的需要,並且投入需要、解決問題的一代,因為我現在看到很多的青年們願意出來創業,他們創業的目的其實都不是為了自己,或者是為了要賺很多的錢,其實都是為了要解決現在社會上所看到的一些問題,然後他們很願意勇敢地站出來,並且為這個社會發聲,做帶領⼤家做不一樣的事情。

教育是可以讓世界上每個人能夠擁有追逐夢想的勇氣

對我來說,教育是可以讓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夠找到⾃我的價值、提升自我的自信,並且能夠擁有追逐夢想的勇氣。

TFT教師|許淙閔

TFT第二屆教師|許淙閔

身為部落小頭目卻從小就在台北長大,做過十種以上的工作,直到近幾年在工作轉換期間才回到了部落幫小朋友進行課輔,過程中拾起小時候在部落短暫的記憶。也在部落中看見小朋友的光芒。課輔的過程看似在幫助孩子學習,事實上,是孩子改變了他的生命,加入TFT,是為了強壯自己,讓自己能用一生的時間,讓部落的孩子找到屬於自己的學習方式、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生命認同。

我們這一代是有使命感的一代

我們這一代是有使命感的一代。好像近幾年很多社運開始慢慢發展,即便之前在教育這一塊好像很少人會去注意到,現在的社會也開始慢慢將教育這件事的影響力做得更大,所以每個人都有個責任在。我覺得當這樣的風氣起來的時候,在我這個年齡層的人們會知道在我們的未來,我們應該去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教育是存在於人跟人之間的對話

我覺得教育是⼀種存在於人跟人之間的對話,它不會侷限於教室內或是教室外。在跟孩子對話過程中,我會⽤引導的方式讓他們知道他們的需要是什麼、他們的目標是什麼,以及他們想要實現的夢想是什麼 。透過這樣的關係,我再一步一步的幫他們釐清他們在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是什麼,讓他們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夠實現他所謂的目標、夢想,我覺得這才是我想要的教育。

改變不是一蹴可幾,但改變一旦開始,就會不斷發生。

跨領域沙龍

沙龍,從來不會只是一場演講。在這個過程,重視分享,重視彼此在這個空間底下想法的呼應與切磋。七月底,TFT 舉辦了六場沙龍,分別邀請到來自不同領域的講者,與深耕教育現場的TFT教師進行交流,一起找出「我們這一代」的模樣,也激發出對未來更多的想像。

教育,是一世代的使命;

改變,是一輩子的承諾。

TFT 相關報導

現在就採取行動,你可以...